< 返回

    我时常在忙碌的生活中丢了魂,学习与生活的压力在我如今的这个年龄并不稀缺。于是乎,在许多时候,本就大条的我便顺其自然地忘记了别人的感受,而造成很不愉快的结果,可每每又是在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之后,才明白,人与人之间,其实很简单,需要的,就是一座桥。

    周末回家,想着又算是熬到了头,迎来了来了两天的假期。我盘算着如何把假期价值最大化以满足我对消遣以及娱乐的渴望,于是一回到家我便急不可耐地拿出了手机与许久未见的好友联系,爸妈坐在一旁,异常安静,眼睛盯着电视,神色不定,似是有话要讲。“嗯..好..拜拜!”我挂断了电话,父亲像是踩准了时间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蹿到我身边,拍了拍我的肩,“儿子,”他说着,脸上竟是隐着带有几分异样的微笑,“今天陪陪爸妈好不好?你看你每次回来就只知道出去玩...都不陪陪大家...大家也...”他看着我,眼里氤氲着些许期待,我心里不免有些异样,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,然后用我一贯的不耐烦的语气:“哎呀,陪什么啊?又不是见不到,我只有这么点时间,出去玩怎么了?”话音未落,他眼里似是蒙上了雾霾似得灰,先前的希冀完全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孩子般的失落。

    他转过身,嘴里还念叨着什么,几个模糊的字眼飘进了我的耳朵,“哎,养了这么大,陪大家吃顿饭都不行,白养了...”

    刚走到门口的我顿时气恼不已,许多天来所积压的不悦一下被释放出来,“我上学这么多天,不就出去玩一下吗?!你有必要说这种话吗?白养了那你就别养我了啊!”我不知是哪找来的字眼此刻却都被我用在了与父亲的搏斗上,“砰!”说着,我的手被桌子反震得生疼。父亲也像是被点燃,站起身,举起了我熟悉的那双手,我知道要发生什么,抬起手臂准备挡下,但是当我透过指缝看向父亲时,只有他激动得无可名状的红涨的脸与颤抖的手。我注视着他,感觉到了他身上传来的怒意,然后霎时间的失望。手,他的手,像是失去了活力,一下子摆下来打到桌子的角。他转过身去,“呼—”伴随着长叹,无可计数的白发赫然在电风扇下向我耀武扬威着,刺眼之至。他坐下,依旧是无力地麻木地抽出一根烟,然后咔擦点下,“嘶...呼...”,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烟雾久久地在屋里环绕......倏地,我心上像是被开了一枪,也只感无力与疲软,转过身,支撑着当时自以为是的坚强,头也不回地甩门而去。

    那以后,大家很久没讲话。

    直到一段时间以后,又在某个虫声渐弱无法入睡的夜晚,回忆起此事,才心觉不安与懊悔。

    也就是从那时起,才明白,我与他之间,少座桥,少了一座不可或缺的桥,它既是距离,是隔阂;却也是能达到彼此心灵的惟一途径。而大家,却总是站在桥的两头叫着、喊着,生气着、迷惘着。

    其实那座桥,就是陪伴呵。


地址:湘潭县易俗河镇凤凰东路302号 邮编:411228
湘ICP备05006006号 湘ICP备16017832号
信息产业部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